妞专访:随便问都能随便被推坑!一齐深入K-indie中心「日日春放送局

妞专访:随便问都能随便被推坑!一齐深入K-indie中心「日日春放送局

「日日春放送局」是脸书上的一个粉丝专页名称,就像是喜欢K-indie朋友们的一个取暖小酒吧,我们无预警今天又会被推荐哪些好歌曲、乐团,只知道上上来的绝对都是好菜。

 source:日日春放送局脸书

妞专访:随便问都能随便被推坑!一齐深入K-indie中心「日日春放送局

 source:日日春放送局脸书

还记得上次「日日春放送局」和我们介绍了「韩国独立音乐地景」,让大家可以从不同世代的切面去更认识K-indie。不过「日日春放送局」总是让我们认识别人,自身却始终保有一股神秘感。这次妞编辑带着满满的问题访问「日日春放送局」,让我们一题题来揭晓这些答案吧!(综艺梗撕答案面板)

以下访谈简称妞与日(自己觉得萌):

妞:安妞哈些由!可以请日日春放送局跟大家say个hi吗~
日:안녕하세요,我是日日春的创办人K,目前日日春还有另一名管理员次长、字幕组组长子齐、多名字幕组翻译和校对。


妞:为什幺叫做日日春放送局呢?
日:单纯觉得日日春唸起来的语感很好,而且韩文的「日」、日文的「春」都唸作“haru“,觉得刚好有搭配到。



妞:在什幺契机下开始接触K-indie?
日:K-indie和学习韩语都是误打误撞开始的,大四那年算错毕业学分,以为自己一定要修完「初级韩文」才可以毕业,比起其它喜欢K-pop的同学,我的学习兴趣薄弱、对于早八的课意志不坚,于是2010年的9月第一次在YouTube上搜寻“Korean band“,一听就是6年。


妞:K-indie为你的生活带来怎样的变化呢?

日:开始经营日日春之后,K-indie好像除了兴趣以外也变成一种责任,除了阅读韩文的访谈以外,也开始研究音乐的发展和流变,以前自己也比较喜欢听文青喜欢的indie pop、post rock等曲风,现在几乎很少有不喜欢的曲风。



妞:K-pop饭常有本命团,日日春放送局也有吗?
日:我的本命团是Glen Check,不过我其实也没那幺死忠,如果他们再不发行新专辑,我可能会变心。

Glen Check〈60’s Cardin〉

(#做个访谈又被推坑)


妞:印象最深刻的LIVE团体是?
日:还是Glen Check,2014年来台北那场,看过真是此生无憾。

(实不相瞒,前阵子张基河与脸孔们在台北THE WALL开唱,妞编辑和日日春K同步参与啊~有没有春友们也有去现场的呢?)


妞:最近最常听的一首歌是?

日:DJ Soulscape的〈Love is a Song〉,这首歌被用在泰国导演阿比查邦电影《华丽之墓》的片尾,听起来轻盈又浪漫,搭配有点超现实的画面和剧情,真的很令人感动。

DJ Soulscape〈Love is a Song〉


妞:现在要到无人岛只能带一张专辑去(手机容量也只能装一张)(逼死人)会选哪团的哪张专辑?
日:这个问题真的很难选择,如果要去无人岛的话,最好带不会让人难过(会让人很想死),也不会让人太开心(想到美好回忆更想死)的清淡的音乐。最符合这个条件的音乐我觉得是Roller Coaster的〈日常茶饭事〉,听起来像是在秋天喝一碗清清淡淡的香菇汤,很适合无人岛的气氛。

Roller Coaster的〈日常茶饭事〉

(这背景音乐会让人觉得在无人岛生存也很小确幸耶!!!)


妞:假如可以共进晚餐最想跟哪团的哪个成员?(想聊什幺?)(问很细)
日:我最想认识的应该是Byul.org的赵月,他过去参与过很多曲风完全不同的乐团,可以做音乐也可以写文字,音乐乍听之下可能乱七八糟,直到某一个段落之后,像是几千光年外的星星,它那光线穿越了千年才映入我们的瞳孔那样精準。很想和他聊聊这幺丰富的创作能量,有什幺样的源头。

 

Byul.org〈Pacific〉


妞:前阵子日日春放送局似乎开了讲座与春友们见面,聊K-indie进化史,下次假如又要开还想和大家聊什幺话题呢?

日:其实除了收藏专辑以外,我觉得合辑有些也很好听,除了音乐节、Live House每年固定推出的合辑,还有一定有特定主题的合辑,像是上述的赵月就曾经做过一张《Seoul Seoul Seoul》请不同乐团用不同的曲风,来诠释对首尔这个城市的感受。另外像是济州4.3事件的纪录片也有出过一张音乐合辑,编者的价值、概念也都被包覆在里面。因此想找机会和大家介绍这些东西。

日日春是我们日常随处可见的花朵,习以为常且平凡,它们出现在任何地方,以任何形式生长,就像是K-indie一样充满了民间的养分。看完「日日春放送局」的访问,你的歌单是不是又更肥了呢?

相关推荐